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性情感 > 夫妻隐私 >

我与偷情的老公玩起“游击战”

www.aisexs.com 时间:2009-10-05来源:中国性爱城 在线投稿

坐在开往武汉的火车上,我的脸庞湿了干,干了又湿,眼泪都快哭干了。这次来找王军,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,我只知道,王军是我的老公,他怎么能背着我和汪桦同居,还生下个儿子? 按照亲戚帮我查到的地址,我一路打听,终于找到了小区门口。一位穿着花上衣的大
  

坐在开往武汉的火车上,我的脸庞湿了干,干了又湿,眼泪都快哭干了。这次来找王军,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,我只知道,王军是我的老公,他怎么能背着我和汪桦同居,还生下个儿子?

  按照亲戚帮我查到的地址,我一路打听,终于找到了小区门口。一位穿着花上衣的大姐提着菜篮子正往里走,她应该是小区的住户吧。“请问大姐,你知道王军住在哪户吗?”我刚报出王军的名字,那位大姐警惕地扫视了我们娘儿俩一番,“你们是他什么人啊?”“我是他老婆,从江苏过来的!”足足愣了一分多钟,她终于开口了:“这样吧,我带你进去好了。”

  真是遇到了好心人,有她带路,我们才进了小区的门。绕了几个圈子,走了好远的路,她在一户单元门口停住,指着一楼窗户说那就是王军租的房子。隔着窗户看进去,电视机还开着,屋里却空无一人,奇怪,人上哪儿去了呢?一回头,大姐已不见踪影。

  我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就地蹲在了路边,很快,旁边便围拢了不少热心邻居。听说了我的情况,有位大婶实在忍不住,告诉我说,刚才给我指路的卢大姐是王军的房东,兼顾着给他们带孩子,他们关系很不错,她还是孩子的干奶奶呢,就在我进小区的时候,她让女儿通知王军带着孩子跑了。

  我听得一头雾水,心里憋屈极了,人若是背时,怎么连这种状况都能碰到?

  第二天,我带着老二早早找了过去,这回,我们连小区门都进不去,保安说没有主人同意,死活不放行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有坐在门口等,希望能守到王军,当面问个清楚。

  一天,两天,一个星期,两个星期,我们娘儿俩像一对乞丐,大热的天,坐在门口漫无目的地苦等着,太阳烤得人头晕眼花,我心里比天气更加焦灼。一次,老二远远看见了王军,他提着大包小包,看样子像是回来取东西,“爸爸!”老二心急,大喊了一声。王军回头看到是我们,吓得兔子一般,一溜烟往小区深处跑去。儿子挣脱了保安,硬闯了进去,卢大姐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,好心地说:“找你爸爸吧?我带你过去。”谁知道,这次又上了她的当,不懂事的儿子跟着她在密密麻麻的宿舍区中穿来穿去,三两下就迷了路,再一次眼睁睁地让王军跑掉了。

  “大娘,你是不是故意不让我找到爸爸啊!”儿子急了,索性问个清楚。“哟呵,你这个不孝的东西,敢拿刀捅你爸爸,他都跟我们说了,保命要紧,绝不见你们娘儿俩。”

  听到这儿,儿子握紧了双拳,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。

  家外有家

  这都怪我没用,一个人处理不了,只能拉着两个儿子想办法。

  去年4月,汪桦的老公向我打电话求助,说汪桦跟他闹离婚很久了,他一直拖着不肯离,没料到她索性失踪,和王军在武汉过起了夫妻般的生活。我完全不敢相信,觉得王军绝对不是这种人。

  1988年,我和王军相识结婚,那时候,我俩都是铁路系统的职工,2002年,自从他跟着我哥做建筑安装这行后,就随工程定居武汉,我专职在江苏老家辅导两个孩子学业,偶尔来汉小住,一家人过着安稳的小日子。

  记得刚结婚不久,王军的嫂子在外面偷人被发现,耿直的他冲动地拿着棍子说,宁可打断那个女人的腿,下半生养残废的她,也不能由着她给哥乱戴绿帽子。2005年,我父亲被查出患肺癌晚期,在医院弥留的最后5个月,他尽心尽力,连大小便都是他一手伺候,你想,如此有家庭观念的人,怎么会在外乱来呢?

  可我心里没底啊,怎么办?没人能帮我,我只得拉着17岁的老大,把事情讲给他听,嘱咐他劝劝爸爸。第二天,我带着大儿子急匆匆地赶来武汉,王军却一直推说忙,我们在公司等了两天,他才抽时间和我们吃了一顿饭,接着又让我们回公司等,之后就再没露过面。大老远地跑这么一趟,儿子连话都没来得及和他说上几句,没办法,我只能选择相信他,心神不宁地回了江苏。

  渐渐地,王军打回家的电话越来越少了,从每天一次、每周一次到最后干脆不闻不问,也就半年时间。而我主动找他时,他只一个劲儿地说忙,连对快高考的儿子也从不问一句。

  凭着女人的直觉,我知道他一定是有问题了,我找汪桦的老公要到她的电话,和她短信沟通起来。过去都曾是一个单位的同事,还是乡里乡亲的,她怎么忍心插足我的家庭呢?可笑的是,汪桦和老公似乎早合计好对策,对我的问话一概否认,推得干干净净。我哪想到,她短信里信誓旦旦说和王军没关系,而肚子里已经怀上了他们的孩子!

  父子拿刀相见

  2008年春节,王军回家过年,这是弄清真相的大好时机,然而,一直等到过小年,王军都没有露面。有同事偷偷转告说,他早回江苏了,就住在公司附近的某酒店里。公公婆婆知道后,轮番给他打电话,他照样推说工作忙,就是不肯回家。

  既然他不肯露面,只有我亲自找上门去了。阴历二十九的上午,是公司统一与各分公司项目部结算的日子,他要回来对账,一定会准时出现。

  谁知道,事情却越弄越糟。

  阴历二十八晚上,我在厨房做饭,老二在客厅拿着我的手机玩游戏,“妈,爸爸是不是在外面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啊!”他冷不丁地跑了进来,举着手机上的短信怒气冲冲地问我。没错,那里面存着很多我和汪桦、王军的往来短信,看来,这事已经瞒不过他了。

  第二天,我正要出门,机灵的老二马上跟了出来,说要和我去看个清楚。到了公司门口,不想迎面碰到了王军,他拿着公文包,急匆匆地往停车场走。我连忙跑过去,要他给我一个交代。他仍然摆出一副拒不承认的样子,还要推开我,气得我抬手就甩了他两耳光。

  看到我们推推搡搡,等在一旁的儿子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把水果刀,大喝一声,“你敢欺负我妈,我一刀捅死你!”那一刻,我和王军都吓傻了,他脸色煞白,踉踉跄跄地往后退,转眼就跑得不见踪影。直到第二天,王军才打来电话,说他打了三千多元钱的的士,连夜赶回了武汉,这样的家人,他再也不想见了!

  老二知道自己行为过火,连忙给他发短信求他回来,却如石沉大海。老大高考也结束了,我央求他找他爸爸谈谈,劝爸爸回来,可他性格内向,我说得越多他越不开口,逼急了,他就说爸爸死了,求我不要再对他提我们的事了。

  我觉得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,王军怎么能如此狠心,把我悬在半空中?要么和我离婚,放我一条生路,要么及时回头,花钱摆平那个女人和孩子,我们不计前嫌从头开始,可他却死认准了一条路:不离婚,不回家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