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性心理 > 其他性心理 >

长期单身生活会形成一种变态习惯

www.aisexs.com 时间:2009-09-23来源:中国性爱城 在线投稿

联合国卫生组织调查:在近10年的时间里,全世界单身只身人数增长了3倍,全人类1/3的家庭只有一个人,巴黎一个人的家庭更是达到了半数。从这一调查情况来看,在25岁以上的人中,全球单身只身人数为12.5亿。而中国的一项相关调查也表明,中国的女性消费者有4.8
  

联合国卫生组织调查:在近10年的时间里,全世界单身只身人数增长了3倍,全人类1/3的家庭只有一个人,巴黎一个人的家庭更是达到了半数。从这一调查情况来看,在25岁以上的人中,全球单身只身人数为12.5亿。而中国的一项相关调查也表明,中国的女性消费者有4.8亿之多,其中单身只身女子占21%,她们的春秋约在20岁至45岁之间。
    对于现代单身只身女性来说,各种类型的单身糊口,不再是一种身份,而是一种精神状态。这些单身只身女人注重自爱、体验、变动、创造、存在、变化……但是拒绝精神僵化。有专家以为:当今形形色色的Single(单身只身)女人,代表了一种“新型后现代享乐主义”。固然她们的单身只身糊口已不再是缺陷,甚至成为流行的一种贵族时尚,但是她们的单身只身性情,却令其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。
单身只身迷醉夜糊口反常恶习
“夜糊口紊乱症”
     这种症状大多发生在学习年限延长,就业春秋推迟的大龄单身只身女身上。她们大都拥有爱情伴侣,但是爱情伴侣只能占用她有限的时间和未几的空间。于是,在马拉松式的爱情背后,她们爱并分离着。
     安妮的男友去美国深造已8年了,相互间的爱情只能以E-mail连接。因为害怕独处时的寂寞,已31岁的安妮,一直习惯放工后和一帮单身只身朋友去消遣。觥筹交错、蹦迪狂歌……在诱人的夜糊口里,她每次都尽情地折腾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。若在工作上碰到困难时,她就回去得更晚。第二天上班,老是精神不振。看到她眼肿面青,神情萎靡的样子,种种不利的传说传闻便在公司里传开了,不是说她贪玩忘记、精神不振,就是说她工作拖拉、无精打采,以至本来获得的赴新加坡进修的机会,也被一名更勤勉的已婚人士挤占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“梦交性幻症”
    5年前,莲终于发现了丈夫在外面养了女人。莲把他们捉奸在床之后,痛舒酣畅地与他们打了一架,然后就决然毅然与丈夫离了婚。由于没有孩子,分手时没啥纠葛,从此,莲成了“后单身只身女人”,这年她30岁。
 
    亲朋挚友没少给莲先容对象,有的男人,莲一听基本情况就推了,有的则是例行公事见一面完事……谈对象的事就这样一次次搁了下来。莲也想开了,单身只身也不错,自由安闲,无所牵挂。但时间长了,内心确实很寂寞。
    白天跟朋友瞎说一些有关性的敏感话题,莲变得越来越无所顾忌,甚至还有些放肆……这恰是莲内心性饥渴的表现,或许嘴上舒畅,也是一种知足和发泄吧?可晚上她却经常陷入伶丁和凄凉之中。后来,莲慢慢泛起性梦,总梦到自己与喜欢的影视男星约会、相交,日间也对那些男明星牵挂不已。积虑日久,形神大伤,甚至时而烦躁易怒,时而凄然泪下,夜难成寐……后去病院治疗,诊断为“单身只身梦交性幻症”。
“未婚身心病”
     32岁的思思是一位高级女白领,她并不害怕单身只身,甚至还很享受单身只身。她以为,没有情人,自己也可以像情人一样爱自己。
    固然妈妈老是为她的婚事着急,但她却不认为然。她甚至以为做“单身只身贵族”才是真正享受糊口。但是,近几个月来,思思却时常泛起失眠、多梦、惊悸等烦躁郁闷现象,而且,她的乳房也经常胀痛,骚扰得她心神不安。思思惟:真怪,我又没结婚,怎么会有这种妊妇和哺乳期女人才会有的感觉呢?真是莫名其妙。
    一个周末,思思去探望一个已婚的姐妹。看到她刚刚生过小孩,天天睡在床上大碗喝汤,大口吃肉,身体像吹气球一样胀起来,臃肿不堪。思思故意在她眼前展示自己的苗条身材,把裙子旋起一圈波浪说:“你看你,这可真是结婚之祸呀!”但女友却劝告她说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你都32岁了, 还不把自己嫁掉,小心得‘未婚身心病’哟!”
    对女友提到的“未婚身心病”,思思感到挺新鲜,眨着眼问她:“别恐吓我。‘未婚身心病’是什么病?我现在不是很健康吗?”女友说:“我也说不清什么是‘未婚身心病’,我住院生孩子时,常听到妇科医师说到这个词,医生说,女人有些病症结了婚就会天然消除的,你仍是赶快结婚吧。”听了女友的话,联想到自己身体近来泛起的异常,思思开始紧张了。
“度假后遗症”
 每次安娜休假后,她与同事的关系就陷入低谷。依照安娜我行我素的个性,她说要休假,没有人敢反驳她,究竟大家都知道,32岁的安娜刚结束了她的第二次婚姻。但她一走,种种怨言就出来了,同事说:“真是‘伪单身只身’!每逢节假日她都去休假,这次又不知道和哪个男的幽会去了?”也有同事说: “上次休假她是去哈尔滨与一个男同学同居,我们帮她做了很多事,她啥时候谢过?”上司也说:“我也没办法呀!她就是这么个不想成家却喜欢玩‘蒸发’的人。”为了不时与不同的男友同居度假,安娜在公司引起了种种非议。对此,她感到很委屈:“休假是国家划定的,凭啥这么说我?”
     安娜显然是独来独往惯了,健忘了自己也是公司这部庞大机器运转中的一个小部件,她这样做,很轻易导致公司的运转被“卡壳”。当然,若真的耽误了工作,那她就只有接受被“炒”的结局了。
“消极情绪症”
   艾眉与男友同居两年多了,但男友却依旧不肯与艾眉结婚。不久,艾眉还发现男友与别的女子有了交往。艾眉气炸了,决然毅然与他分了手。31岁的艾眉重新回复单身只身状态后,陷入了一种无可名状的灰色疲倦状态。对工作,她老是可有可无地应付着,还时常说一些风凉话。更要命的是,她的消极情绪还像流感一样,在公司扩散开去,她的“糊口无目的论”,传染了相称一部门同事,这让上司很不满。由于作为领导者,他无缘无端丧失了良多“战斗力”。
    为什么单身只身已久的人轻易患上牢骚症,轻易泛起“诸事不顺”的灰色消极情绪呢?盖因他们的情感出口不畅,造成糊口目标的恍惚,以至成为单位“群体战斗力”的破坏分子。他们自己也想挣脱这种愤世形象,但无奈感情的缺失,好像使他们比凡人更麻目和冷血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