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性心理 > 其他性心理 >

要正确面对女友“不光彩”的过去

www.aisexs.com 时间:2009-08-23来源:中国性爱城 在线投稿

她外貌清纯,活泼可爱,谁能知道,她为钱出卖过自己的灵魂和肉体 ……
    她外貌清纯,活泼可爱,谁能知道,她为钱出卖过自己的灵魂和肉体 ……

  王滔是个略带书卷气的男孩,他刚过 25 岁生日,来深圳不到两年。但发生在他身上的那段感情,令他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沧桑。 “ 我怎么都不敢相信,自己喜欢的那个清纯女孩,曾经是个 ‘ 小姐 '' ! ” 他说自己有种被愚弄的感觉。

  王滔自述:我是一家电脑公司的职员,学计算机的,因为有一技之长,我找工没别人那么困难,而且收入较稳定,应付日常生活完全没有问题。去年 12 月,我帮一个湖南老乡搬家,认识了 19 岁的美美,当时她给我的印象非常好。说起来我与美美所在的两个县距离并不远,很多风俗和习惯都差不多,口音也差不多。他乡遇故知,搬完家后,朋友请我们吃饭,美美的美丽和清纯,令我非常动心,她的眼睛长得特别大,而且性格特别随和,我们只要轻轻地说一句要什么,她就马上反应过来,跳起来去拿东西。临分手时,我问她要电话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我们约会了两个多月,她就答应跟我在一起。我还清楚地记得,今年 3 月 20 日那天,她正式搬到我的住处来。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,因为我从没想过自己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我想家里的亲朋好友知道了,也一定会羡慕我的。美美暂时没有工作,她说以前做文员,后来老板不好,她就不干了,想休息一段时间,以后有好的再做。我并不在意她是否有工作,我的工资还可以应付两人的生活,只要她要求不太高的话。但美美后来在家呆腻了,说要到广州姐姐家小住一阵,顺便找找工作,我同意了,因为我不想太约束她,令她反感。

  一天晚上,我打她手机,没有通,有半个小时都在占线的状态,我有点不好的感觉,隐隐觉得她有什么事瞒着我。我后来打到她姐姐家,她姐姐吞吞吐吐地说,美美就在楼下,在跟人通电话。我突然觉得,我对美美了解太少了,她才离开几天,我就觉得她很陌生,包括她从前是干什么的,我一无所知。因为太在乎她,那晚我失眠了,我越想越不对劲,联想到她平日的言行,我的心里忽然不踏实起来。我从床上爬起来,用很巧妙的手法,撬开她带过来的小衣柜。平日里,这个小衣柜她总是锁着,不让我看里面的东西。没想到,不看还好,里面藏着的一本日记,对我而言,真是晴天霹雳,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,她有过那样一段不光彩的经历!

  日记里很详细地记录了美美以前的生活,原来她有几个月在关外做小姐,先是在酒楼陪吃陪喝,后来在卡拉 OK 陪唱陪玩 …… 她还有几个固定男友,有的年龄都可以当她爹了。因为上面有这些人的电话,我便试着打过去,但所有的人都说不认识美美这个人,并说自己从未交往过这类女孩。记得有一个人常打电话给她,她说是她的姐夫,后来我依着电话打过去,对方说没有一个叫美美的小姨子,于是我想美美是个假名,因为她以前也说过她喜欢用另一个名字。我越往后看,越觉得日记里的人跟与我生活了一个多月的美美相去太远,一个人为什么可以隐藏那么深呢?我跟日记中的那个女人不是一路人,那个女人的行为和心理活动令我觉得很恶心!

  我看完日记,只觉得浑身发抖,甚至哭出了声。我很想无声无息地消失,让她回来再也见不到我,找不到我,但又不忍心。因为日记的后半部分,她说很讨厌自己,她再也不想那样生活下去了。她还说,如果不是为了钱,她不会对那些讨厌的男人献媚 …… 冲着她这点,我觉得美美并不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女孩子,如果我突然走掉,那她可能会绝望得再次走回头路。这样一想,我难以下决心离开。不过,一闭上眼睛,我就会想像美美曾跟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在一起的情景,感情上难以容忍自己接受一个被很多人玩弄过的女孩。

  我很矛盾,后来,我发了一个短信约美美回来,说我想好好跟她谈谈两人的事。美美马上从广州赶回来。那两天,我装着没事一样,因为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偷看她的日记,另外我希望她写的是另一个人的事,而不是她自己的经历。我只是告诉她,我心里很烦,对两人的未来没有把握,是因为这次公司没有升我的职。

  有一天,我发现垃圾桶里装着一本撕毁的日记,也许美美感觉到我看过那本日记,所以马上毁掉它。我还是忍住没说,直至最后,我看到她手机通话记录里,仍有日记本上那几个男人的名字,便索性向她摊牌了。美美虽然有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我要为此离开她,她跪在地上,哭着求我原谅她,说那已是去年的事了,因为需要钱,她做了 5 个月的 “ 小姐 ” 。后来,她发现自己太委屈了,便决心从良,这时她正好认识了我。

  我对美美说: “ 我管不了你,我没有能力让你断绝与那些男人的来往! ” 美美表示,她不会再跟那些人见面了,只要不分手,她什么都愿意为我做。这些天,她真的变了一个人似的,在家做饭,洗衣服,事事迁就我,在家呆着等我回来。可是,上周她突然出去了一晚,回来我质问她去了哪儿,她说,是以前的一个老男人叫人给她送话费来了。我听了很生气,我骂她: “ 我就那么失败,连你的话费都供不起吗? ” 她说这是最后一次了,与对方的关系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,没有性的交往。可是,我已经不太相信她的话了。

  王滔对美美用情很深,他还是很在乎美美的,那种心疼,就像对一个亲人一样。但理智上,他又相当清醒地认为,美美跟他是两类人,她不是自己要娶的那一种。他的妻子,不应该有这样的不洁历史。

  “ 可是,现在我是她的惟一希望,而且她也表示痛改前非,重新做人了,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,我想,万一我决绝而去,她会很可怜的 ……” 这就是日日夜夜煎熬着王滔的问题。不过,有一句话要提醒王滔,如果一个人拒绝改变,没有人能改变她,没有人能做别人的救世主,同情永远不是爱情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